男人尺寸焦慮為女人好

男人是一種偉大的動物,別的不說,光是這件事上,男人其實是為女人在做。拼了老命、汗流滿床,最後男人只希望聽到女人一句:"好爽哦!"於是男人就得到了滿足。你們說,男人是不是非常捨身為女人?

    另一個角度來看,男人也很可憐。舉例來說,男人為什麼從懂事以來就為自己那個東西大不大、小不小,而困惑一輩子(或至少半輩子)呢?如果男人自私,他的大小和他得不得到快樂是毫無關係的事,反正最後那一刹那的快感,才是真正屬於男人的。偏偏男人在意女人的感受,他就陷入諸如我能不能滿足對方、我的夠大嗎?做的時間夠長嗎?等等類似的問題中。

    在男人成長的過程裏,有百分之九十九都拿過尺去量自己的東西,即使量了,還會擔心地跑去問同學究竟要到什麼尺寸才算是正常?照常理來判斷,奇怪,那個東西又不是拿來通水管,管它有多長。這樣我們就發現,男人的疑問用具體的方式來呈現,應該是:"喂,究竟要到什麼尺寸才能讓女人覺得可以接受?"

    等到長大了,確定自己的尺寸達到讓女人覺得可以接受的地步,男人依然困惑。因為接下來他要擔心的是,我做的時間會不會太短?那麼,究竟要做多久才能達到女人感受到快樂的地步呢?

    你們看,所有的醫生不是每幾個月就會站出來說,三分鐘算正常,一分鐘也能到達高潮的話嗎?為什麼他們要這麼說?當然是為了安慰男人,而男人的快樂不就在那最後刹那?顯然男人是為了女人,擔心女人不快樂。

    哎,男人在床上之偉大,山高水長,日月同輝呐。

    所以每當女人又開口罵男人自私時,我就會抱不平。如果男人自私,他為什麼要帶上墨鏡去買印度神油?如果男人自私,他為什麼冒著扯斷海綿體的危險去練吊陰功?女人也許不知道,如果男人的那個東西大,夾在兩腿之間,連走路都不方便;。

    有個女人問我,她說為什麼牛郎的價錢要比妓女貴,平平都是人,男人硬要連性的價格上都超過女人,簡直無恥。對此,我要替男人說說話,喂,女人一天可以做很多次,女性同胞知道男人一天可以做幾次嗎?價格當然和供需程度成正比。同樣地,女人可以不停地要,男人卻不能不停地給,話說到這裏,女性同胞想必能體會我寫這篇文章的用心吧。所謂的一夜七次郎(狼?),其實是男人鼓其所有的能力來讓女人得到快樂,要不然男人去睡覺不是比較實惠些。

    再看各大醫院的泌尿科,不都是看男人的病?做出偉哥來,不也是給男人吃的。男人醫好了那個玩藝,也吃了偉哥,受惠者是誰呢?結果是男人努力半天,女人似乎非但沒有表示半點領情的感激,反而說男人滿腦袋全是性。老天,要是男人滿腦袋全是性,他不會每天在家裏打手槍就好了,既快樂,也不用擔心女人罵他色。

    我有個朋友交了個年級比他大不少的女朋友,大家都很好奇地問他,老少配是什麼滋味?他很感慨地說,有次他剛使足全身餘勇做完那檔子事,女朋友馬上幫他擦汗,還把一片人參送進他嘴裏。當場眾家男人出現幾個解釋:

    1.哇,你的女朋友真體貼。

    顯示:大部分的女人都不能體會男人的辛苦,她們認為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2.不會吧,難道她嫌你不行,送片人參要你好好反省?

    顯示:女人要的程度往往超過男人負荷的程度,但男人幾萬年都仍在努力的試圖達到女人要求的標準。愚公移山就是說這個道理。

    3.XXX,女人真敢,她還要呀,不然給你吃人參幹嘛。

    顯示:男人的覺醒,面對女人,男人最好先認輸。

    他們有其他的解釋嗎?我想,所有的男人都會往以上三個解釋的方向來想,也可見男人大多認為:能讓女人得到滿足是他的天職。如果女人不認同我的說法,回想看看,男人是不是常問你們:爽嗎?快樂嗎?有女人問過男人:爽嗎?快樂嗎?

    以上說的全是打從心底的老實話,或許你們以為我只是在寫自己的感受,你們錯了,我絕對不會有事沒事拿把尺子到廁所去,也沒有去過泌尿科,更沒有吃過人參片,但為避免你們真以為只是我個人的想法和經驗,在此,我不能不再次隱姓埋名,而且希望女性同胞看到這篇文章,多反省,多體諒男人,而不要花時間在追究隱姓埋名這件事情上。

    最後,我得再對女性同胞說句老實話,你們知道怎麼傷害男人嗎?當男人拼命煎熬地在鬧鐘響了才做完,你只要說句:"啊,這麼快呀。"我保證,這句話足以讓男人沮喪三個月。你們看看,男人多脆弱,也多努力地讓女同胞快樂呀。


 

文章標籤

蠶繭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