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四十歲女人的情感欲念

 

“長裙飄舞”是某交友群裡人氣指數很高的女人,

思維前衛,文筆細膩動人犀利,好穿一身長裙。

一次與其網上相遇,和許多人一樣,聊起了過去,聊起了情感。

她說:“二十年前,我還是個風華正茂靜若處子

對未來充滿憧憬的還沒有被捅破的小女人時,我曾幻想過

自己的人生應該是始終如一相敬如賓終老一生的。

可是人生偏偏給我太多的誘惑,讓我像一個壞女人一樣”。

如今剛40歲的她很坦率,她說她好色但並不亂,

她的故事裡長年在外經商的丈夫似乎已經被她在心裡宣判了“死刑”,

除此之外,軒和華是她最要好的兩個男人,她常會在月圓之夜想起他們,

當欲念象水一樣流出的時候,便會止不住去邀請他們其中的一個共度

月圓之夜,她有時甚至於在想他們的夜晚,多希望讓他們一起來到她的身邊,

儘管這種將他們兩人左擁右抱的想法,不停的在她心底裡湧動。

但她並沒有付諸行動,也從來沒有對他們任何一個有過明確的表露過,

就連這樣想法的資訊一絲也沒有對他們透露過。

軒是一個高級美髮師,有著一雙手指修長的手,

是她見過彈鋼琴人的手的,當她第一次去軒的店裡收拾頭髮,

從鏡子裡看見軒拿著剪子在她頭頂飛舞的時候,

軒的那只手就吸引了她的所有目光,那絕對是一雙彈鋼琴的手,

她說當時她就在想像那只手落在琴鍵上發出美妙的旋律,

想像那雙手在她的身上上下飛舞。華是一個青年畫家,擅長油畫,

偶然也染指國畫。畫家留給人的印象都抽象的,或者超凡的。

但是軒沒有給她留下這樣的感覺,第一次見他根本就沒有想到他是畫家,

只是覺得他身上有股別的男人身上沒有的味道。

她說她真很想讓他們一起來和她來一次左擁右抱的愛,

她也曾經故意帶著華去過軒工作的美髮店,只是她不知道該如何跟他們說,

也不知道他們的態度,只好至今一直作罷。

她問自己能不能和他們挑明,她為此是不是“在賢慧溫柔幹練的包裝下,

已經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壞女人”?怎麼評價和回答她呢?

說實話,不得不承認心裡有些佩服這樣的女人,

而且還有些嫉妒自己不是華或者軒。如今多元的性活動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那麼,如果說正常的婚姻生活是正餐的話,那麼婚外的小情

也許就是加餐了吧,她十分同意我的這一觀點,

其實,人都有一個壞毛病,就算是吃的很飽,

當有秀色可餐的美食擺在跟前的時候依然會忍俊不住。

很多女人都說要知足,要守住自己的底線 ...

其實,面對帥才、威猛、涵養的男性,

與男人見到性感漂亮的美女一樣,都會情不自禁的被深深的誘惑。

也許人和月亮一樣,每個月都有圓的那麼幾天,

月光很煽情,月圓之夜很能勾起人的欲望,

當如手的目光撫上身體的時候,那凶如潮水的欲念便從頭頂底開始往下延伸。

而女人的身體就特別像月亮一樣,每月總會有那麼幾天是想念男人的,

這種想念甚至可以忘記男人的所有壞處,只要他有力的身體。

 男人對女人其實說白了更多的只是佔有,

就象動物界裡雄性動物用尿液圈地一樣,

用自己身上最具代表性的氣味向別的動物宣示這是自己的領地。

這種佔有欲,註定要分散他有限的精力,畢竟一個男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所以男人對女人表現的也只是佔有,一種雄性的佔有,

這種佔有跟猴子掰玉米摘桃子那樣,摘了這個,又看上了那個,

扔了這個,有撿了那個,眼前總是被更美的風景吸引。

 而與男人相比,女人卻沒有那種沒完沒了的佔有,

女人對自己欣賞的男人只是一種感受。長裙飄舞的思路是:

“不論是從女性心裡的依靠來講,還是從眾所周知的女性生理特點來說,

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是少了些,特別是對40歲的女人,

或許兩個男人正好”,這是一種很現實的感覺。

其實,很多女人如長裙飄舞一樣,心裡也著實喜歡左擁右抱的感覺。

但是,她們都從沒有表達出來過,更沒有去親生體驗感受過。

但想像這種感覺的時候的確應該是很美好的,並不必有什麼罪惡感。

長裙飄舞的心裡便是常常有這種念頭在心裡撩動,

這種撩動老是讓她想放下矜持蠢蠢欲動,相信自己可以深深去和兩個男人愛,

所以,為此她說自己是個“壞女人”其實多少有些言過其實,

有這樣的想法實屬女人之本性所然。最後,還是要坦誠地對她說:

在孤獨與欲念俱來的夜晚,一個四十歲的女人放下矜持,

享受左擁右抱的愛,似乎以閉上眼睛在心裡體驗更美好,

可遇但不可刻求!因為,三人遊戲是一種既微妙又存在著一定危險的關係。

 

滿山紅遍部落格

 

如果您欣賞滿山紅遍PO的文章,請正確引用帶走並註明引用出處

別讓它成為孤兒,本文一律謝絕文章隱藏,以及盜用修改文章內容

 

 

  

 
 

 

 

    文章標籤

    欲念

    全站熱搜

    蠶繭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